新聞熱線:0349-2077222
廣告電話:13103498383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雨 夜

黃河新聞網 > 朔州頻道 >  文化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喜歡上了雨夜。

不管是大雨還是小雨,只要不是閃電雷鳴和狂風大作,什麼樣的雨都喜歡。

塞北高原,天乾物燥,不似江南那種經常性的煙雨朦朧。晉北一帶每年七八月份才真正進入了雨季。雨飄起來的時候,深深地吸一口清新的空氣,隨便把泥土花草樹木的味道一併吞沒,神清氣爽,頓生歡喜。

好像雨天總能把我帶到了另外一個世界。特別是夜雨敲窗人未眠時,任憑心情和未來怎樣兵荒馬亂,窗外的夜雨淅淅瀝瀝,最終淹沒了一堆瑣事。

這樣的喜歡,按因緣來説,前世一定與雨有着千絲萬縷的機緣巧合。拋卻因緣之説,世人都求滾滾紅塵,生存競爭激烈,生活壓力大,難免會有各樣的負面情緒。誰不喜歡一個飄着細雨的夜裏,退卻焦慮和煩躁,遠離紛擾,臨窗聽雨,感受一份清靜。

夜雨的魅力,古往今來皆如是。

遍讀唐詩宋詞元曲,多少夜雨滴落在或是雕欄或是梧桐,或是浮萍或是芭蕉上。聽雨其實是在聽心,多少人在這個時候觸景生情,想什麼寫什麼都是最真實的感官,最純淨的心靈,最多姿的情感。“簾外雨潺潺。春意闌珊”是李後主的憂傷;“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”是辛稼軒的惆悵;“梧桐更兼細雨,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”是李易安的悽楚;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”是陸放翁的期望。

而將聽雨境界送上巔峯的大概當屬南宋蔣捷的《虞美人聽雨》了。原文是這樣的:

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聽雨客舟中,江闊雲低,斷雁叫西風;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悲歡離合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

同樣是聽雨,三個階段,三種滋味,三重境界。少年聽雨於嬉遊,壯年聽雨於苦愁,暮年聽雨於塵空。其中滋味如人飲茶,由濃到淡,逝者如斯,浮生若夢。

雨點在跳躍,時空在跳躍,這一聽,就在雨中概括了一生。

聽雨到了這個境界也是醉了。夜雨的魅力,古往今來皆如是。

遍讀唐詩宋詞元曲,多少夜雨滴落在或是雕欄或是梧桐,或是浮萍或是芭蕉上。聽雨其實是在聽心,多少人在這個時候觸景生情,想什麼寫什麼都是最真實的感官,最純淨的心靈,最多姿的情感。“簾外雨潺潺。春意闌珊”是李後主的憂傷;“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”是辛稼軒的惆悵;“梧桐更兼細雨,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”是李易安的悽楚;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”是陸放翁的期望。

而將聽雨境界送上巔峯的大概當屬南宋蔣捷的《虞美人聽雨》了。原文是這樣的:

少年聽雨歌樓上,紅燭昏羅帳。壯年聽雨客舟中,江闊雲低,斷雁叫西風;而今聽雨僧廬下,鬢已星星也。悲歡離合總無情,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。

同樣是聽雨,三個階段,三種滋味,三重境界。少年聽雨於嬉遊,壯年聽雨於苦愁,暮年聽雨於塵空。其中滋味如人飲茶,由濃到淡,逝者如斯,浮生若夢。

雨點在跳躍,時空在跳躍,這一聽,就在雨中概括了一生。

聽雨到了這個境界也是醉了。(孫淑珍)

 

[編輯:張瑞晶]